【首頁】 中國民俗學會最新公告: ·中國民俗學會第九屆常務理事會第三次會議在濟南召開   ·中國民俗學會2019年年會在濟南召開   ·[葉濤]中國民俗學會2019年年會開幕詞  
   民俗生活世界
   民間文化傳統
   族群文化傳承
   傳承人與社區
   民間文化大師
   民間文獻尋蹤
   非物質文化遺產
學理研究
國際經驗
立法保護
申遺與保護
政策·法律·法規·
   民間文化與知識產權

中國實踐

首頁民俗與文化非物質文化遺產中國實踐

[張毅]論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工藝項目的傳承與創新
  作者:張毅 | 中國民俗學網   發布日期:2020-04-04 | 點擊數:1208
 

摘要:“非遺重新進入生活”是傳統工藝繼續傳承和發展的必然,在推動傳統工藝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過程中,必須厘清非遺傳統工藝及其創新設計與文創產品設計、現代產品設計三者之間的聯系和差異,才能正確處理好非遺傳統工藝項目的傳承與創新。創新設計的傳統工藝能夠更好地融入當代生活,并促使其成為當代生活方式的有機組成部分是最好的傳承發展;而從“傳統工藝”文化元素出發進行整合性創新設計的文創產品,源于傳統工藝文化元素,以傳統文化提升了產品的附加值,將對傳統工藝的普及與傳承發展起到促進作用;汲取“傳統工藝”文化元素的現代產品設計,將會以其獨具魅力的“非遺傳統工藝項目”文化元素對國家文化軟實力的建構起到積極作用,三者都是非遺傳統工藝在當代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的形式,但是在具體實踐中需要明確各自的定位。

關鍵詞:非遺;傳統工藝;文創產品設計;現代設計;創新


  “非遺”重新進入生活是“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具體行動,2015年以來隨著文化部、教育部推動實施“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群研修研習培訓計劃”,“全國110余所高等院校積極參與由文化和旅游部、教育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聯合實施的‘中國非遺傳承人群研修研習培訓計劃’,截至目前已惠及中青年非遺傳承人群超過7萬人次。”,再加上文化和旅游部推出的非遺博覽會、文化遺產日等一系列活動及中央和地方媒體高密度報道,“非遺”成為當代熱點話題,“非遺”重新進入生活已成為全社會共識。

  在此背景之下,非遺傳統工藝項目(下稱傳統工藝)的傳承與創新發展也開展得有聲有色和形式多樣。當然,新生事物的出現我們對其發展規律和認識總是不夠深刻的,伴隨著討論甚至是爭論和有譽有毀也是正常的認識過程。非遺傳統工藝及其創新設計與文創產品設計、現代產品設計三者之間是否有邊界和界限?傳統工藝創新是否存在“設計過度”的問題?“傳統工藝創新”如何正確實施?都是現階段傳統工藝傳承發展中亟待解答的課題。

  討論總是有益的,會使我們更加深刻地認識“傳統工藝”及其創新的內在發展規律。

一、“非遺重新進入生活”是其傳承發展的必然

  (一)各時期法律法規及政府文件對非遺保護內在發展規律的認識不斷深化

  非遺重新進入生活的理念是在非遺保護實踐的不斷探索中被明確提出來的。2004年8月28日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一次會議通過決定批準《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至2011年6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第三十七條國家鼓勵和支持發揮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的特殊優勢,在有效保護的基礎上,合理利用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開發具有地方、民族特色和市場潛力的文化產品和文化服務。”以法律文件明確規定非遺可以合理利用和開發有市場潛力的文化產品和文化服務,指明非遺服務于生活的關系。

  2012年2月《關于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生產性保護的指導意見》指出:“在有效保護和傳承的前提下……,推動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更緊密地融入人們的生產生活”在政府文件中首次提出了以具體的非遺“生產性保護”工作,推動非遺保護融入人民生活的理念。

  2015年11月《文化部辦公廳、教育部辦公廳關于實施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群研修研習培訓計劃的通知》“一、計劃目的,研修研習培訓計劃著眼于‘強基礎、拓眼界’……,促進傳統工藝走進現代生活……。”研培計劃實施伊始就倡導非遺走進現代生活,抓住了非遺保護工作的關鍵。

  2017年3月《中國傳統工藝振興計劃》“(一)總體目標。立足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使傳統工藝在現代生活中得到新的廣泛應用,更好滿足人民群眾消費升級的需要。”5強調傳統工藝振興離不開在現代生活中的應用,滿足人民群眾對高品質優秀傳統文化載體的非遺產品更高要求的消費需求。

  2018年12月《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區管理辦法》“第四條,國家級文化生態保護區建設應堅持保護優先、整體保護、見人見物見生活的理念,既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也保護孕育發展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人文環境和自然環境,……。”明確了“見人見物見生活”的非遺保護理念,實際上蘊含重新打造符合非遺生存的文化生態環境,以非遺融入生活為目標。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是各國政府間討論關于教育、科學和文化問題的國際組織,因此中國“非遺”保護相關政策方針從法理上必然是由我國政府進行推動實施。

  自2004年8月加入《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十多年來,各時期非遺保護相關政府文件的發布,都是對非遺保護實踐的經驗總結和理論升華,也是對其后非遺工作的具體指導,在實踐中不斷提高非遺保護的認識,“非遺重新進入生活”理念,正是多年實踐對非遺保護內在發展規律的總結。

  (二)“非遺重新進入生活”為非遺保護、傳承和發展指明了方向

  一般來說,今天我們所看到的“非遺”是工業化之前人們的生產生活方式,隨著工業化等現代社會發展的進程,傳統生活方式中的“傳統工藝”等我們今天看到的“非遺”大都已經不再是當代生活方式的必備和需求,這就造成了今天部分“非遺”項目需要進行所謂的“搶救性保護”,部分“非遺”項目傳承發展遭遇從業人員流失、存續缺乏外部環境等急需解決的問題。

  “非遺”失去其賴以存在的傳統生活方式環境,傳統工藝傳承人無法依靠其技藝及產品在現代社會中獲得有尊嚴的物質生活和精神滿足,其繼續傳承發展顯然無法依靠“情懷”來支撐,僅僅依靠政府支持也不符合社會經濟發展規律,從長遠看也不利于“非遺”的繼續傳承發展,只會成為一種“過去時”的文化“標本”。

  “非遺”在當代的傳承發展,一方面必須喚起其內生動力,促使其創新發展以適應當代生活的需要,另一方面也需要社會積極營造“環境”,即徐藝乙先生倡導的“恢復與重建傳統的、典雅的、健康的生活方式,”。前者實施更加容易也更積極主動,符合《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一)“非物質文化遺產”,指被各社區、……。這種非物質文化遺產世代相傳,在各社區和群體適應周圍環境以及與自然和歷史的互動中,被不斷地再創造,為這些社區和群體提供認同感和持續感,從而增強對文化多樣性和人類創造力的尊重。”精神,符合“非遺”保護的內在發展規律,同時“非遺重新進入生活”也對“恢復和重建生活方式”產生促進作用;后者對于傳承人來說是被動的,需要全社會長期的努力建構。這樣來看兩者實際上是殊路同途相輔相成的。

  因此,激發“非遺”的內生創新動力,使其符合當代社會生活發展需求,讓“非遺重新進入生活”是當前非遺保護、傳承和發展的明確方向。

  那么“傳統工藝”作為非遺項目中重要的組成部分,在當代該如何發展,以何種形式繼續發展,以更好地融入當代生活呢?


繼續瀏覽:1 | 2 | 3 |

  文章來源:中國民俗學網
【本文責編:賈志杰】

上一條: ·[馬翀煒]知識譜系的構建與人類智慧的分享:聚焦中國邊境地區非物質文化遺產
下一條: ·[陸霓 張繼焦]新古典“結構—功能論”:非物質文化遺產作為現代產業發展的內源性動力
   相關鏈接
·[楊利慧]社區驅動的非遺開發與鄉村振興:一個北京近郊城市化鄉村的發展之路 ·[牛光夏]“非遺后時代”傳統民俗的生存語境與整合傳播
·[胥志強]關于非遺保護的理論思考·[謝中元]非遺傳承主體存續的文化社會基礎
·[馬翀煒]知識譜系的構建與人類智慧的分享:聚焦中國邊境地區非物質文化遺產 ·[徐磊 榮樹云]非遺保護運動與民俗傳統的互動同構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認定與管理辦法》正式實施·非遺不應被過度“消費”
·畢傳龍:連接好非遺數字化保護的“出入口” ·為什么中國是擁有“非遺”項目最多的國家?
·[趙迎芳]新時期非物質文化遺產記錄和保護的實踐與思考·[楊紅]目的·方式·方向:中國非遺保護的當代傳播實踐
·文化和旅游部出臺新規完善國家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退出機制·古老技藝 精彩復現
·非物質文化遺產委員會會議在波哥大開幕·專家“把脈”雜技類非遺傳承與發展
·福建成立首個文化遺產保護巡回法庭·[馬千里]豐富版本與功能,提升我國非遺名錄的社會效應
·[王文超]傳統工藝的文化復興與“非遺”實踐·[游紅霞 田兆元]譜系觀念與媽祖信俗的非遺保護

公告欄
在線投稿
民俗學論壇
民俗學博客
入會申請
RSS訂閱

民俗學論壇民俗學博客
注冊 幫助 咨詢 登錄

學會機構合作網站友情鏈接版權與免責申明網上民俗學會員中心學會會員學會理事會費繳納2019年會專區本網導航舊版回顧
主辦:中國民俗學會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朝陽門外大街141號 電話:(010)65513620 郵編:100020
聯系方式: 學會秘書處 辦公時間: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郵箱   會員部   入會申請
京ICP備14046869號-1       技術支持:中研網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