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中國民俗學會最新公告: ·中國民俗學會第九屆常務理事會第三次會議在濟南召開   ·中國民俗學會2019年年會在濟南召開   ·[葉濤]中國民俗學會2019年年會開幕詞  
   研究論文
   專著題錄
   田野報告
   訪談·筆談·座談
   學者評介
   書評文萃
   譯著譯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學科
   民俗學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藝術》
《民間文化論壇》
《民族文學研究》
《文化遺產》
《中國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藝術與民俗》
   民俗學論文要目索引
   研究綜述

研究論文

首頁民俗學文庫研究論文

[尹虎彬]史詩的詩學——口頭程式理論研究
  作者:尹虎彬 | 中國民俗學網   發布日期:2020-03-30 | 點擊數:724
 

  “口頭程式理論”是由米爾曼·帕里和阿爾伯特·洛德創立的,因此又稱為“帕里一洛德理論”,是二十世紀在西方發展起來的為數不多的民俗學理論之一。其思想淵源可追溯到十九世紀的語言學和人類學的一些成果,其直接動因則與著名的“荷馬問題”相關聯。
       “荷馬問題”指的是相互關聯的兩個問題:一是荷馬其人的歷史真實性,二是《伊利亞特》和《奧德賽》是如何形成的。口頭理論的最初的發展,正是基于對荷馬史詩的兩個設定與論證:第一,設定并論證荷馬史詩是傳統的;第二,設定并驗證荷馬史詩因此必定曾經是口頭的。前者是通過對荷馬史詩本文的語言學解析而完成,后者則是利用人類學的成果,依據口頭詩歌經驗的現實而確認的。口頭理論這兩個關鍵性突破,標志著該理論的方法論已基本確立。
       口頭理論作為一種方法論,在基本架構上利用現代語言學、人類學研究成果,以史詩本文的語言學解析為基礎,論證口頭詩歌尤其是史詩的口述性的敘事特點,獨特的詩學法則和美學特征。口頭理論其實就是口頭詩歌的創作理論。促使口頭理論不斷發展的基本問題,一部史詩是逐字逐句記憶下來的呢,抑或史詩演唱者口述史詩時每一次都要重新創作。
       口頭理論的核心是關于程式的概念及其理論延伸。帕里和洛德通過對“同一”史詩本文的反復比較研究而發現了程式與主題。因此,他們強調在現場的史詩表演中研究史詩。只有在表演的層面才能觀察到口頭詩人利用程式和主題進行創作的實際過程。
       當我們討論由帕里和洛德創立的口頭理論時,不能忘記他們的前輩所做出的寶貴貢獻。荷馬問題在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初曾經是古典學者及其思想的試金石。語言學則在史詩格律、語言,以及調查方法上提供了理論視野。至于人類學,則使帕里關于荷馬史詩的理論描述,在活形態的口頭文學的現實中獲得了類比的驗證,并由此而發展了一種比較的方法。

  (一)帕里:從傳統的荷馬到口頭的荷馬
       米爾曼·帕里是口頭理論的奠基者,他開拓了我們今天所知道的這一領域。
       帕里的研究從荷馬史詩本文分析開始。這需要深厚的語言學知識,大量艱苦細致的詞語例證的搜尋辨析工作。帕里的研究扎實、嚴謹,這種學術特點被西方古典學界稱為“嚴格的帕里主義”,它的特點是研究者所提供的從史詩本文中嚴格遴選的大量程式化用語的例句,并用圖表顯示、數據統計分析的方法,使嚴密的語言學解析系統化、科學化。
       帕里的研究表明,史詩研究應從扎實的本文分析開始,更具體地說要從史詩的詩學層面的研究開始,研究其“口頭的”、“傳統的”特質。因此,帕里摒棄了史詩研究者所慣用的所謂“原始的”、“民間的”“自然本色的”以及“英雄式的”這樣一些語焉不詳的陳舊術語。他的研究是實證的、分析的,而不是從既定概念或某些現成的教條出發。
       帕里對荷馬史詩本文的語言學解析,首先注意到的是史詩創作中基本的表述單元(express unit)程式。帕里提出的口頭程式概念被后人稱為口頭文學的“原子”。程式是史詩多樣化的敘事結構、敘事單元的最小的公分母。恢宏龐大的史詩本文作為一種有機整體,正是從程式這個最小的細胞培育起來的。
       帕里認為口頭詩歌的語言總體上表現為程式化的傳統特點。他確信在不借助文字的情況下,詩人只能以古老的方式把舊有的詩行或詩行的一些部分組合到一起,從而實現在即興表演的過程中順利地構筑詩行。
       1928年帕里提出了程式這一概念。他認為荷馬史詩中用以描繪神或英雄的名詞屬性形容詞程式(noun-epithet formula)最能說明其關于程式的概念。例如,名詞屬性形容詞程式“受盡煎熬的奧德修斯”,常常出現于詩行的末端,即它常常填補在史詩六音步詩行的第四個音步,它在荷馬史詩中出現過五十多次。
       仔細體會荷馬的名詞屬性形容詞程式,我們可以看出它具有以下一些特點:(1)它們常常是修飾性的。(2)它們總是與格律價值相聯系。名詞屬性形容詞在詩行中總是處于固定的、相同的位置,表明它們的使用必須符合格律要求,即中國古典詩歌所說的合轍押韻。(3)它們是傳統的。程式化用語形成和發展經歷了漫長的歲月。
       帕里認為荷馬史詩文體是程式化的,史詩的這種表達方式是因格律的作用而逐漸形成的。1928年帕里在其《荷馬史詩中傳統的名詞屬性形容詞》中指出,這一過程和結果可以通過名詞屬性形容詞程式的分析來說明。“為了創造一種適應格律需要的文體,歌手建立并保持了這樣一些表達方式,它們可以用于各種句子之中,或維持原狀,或稍有變異,在六音步詩行中占據著一個固定的位置。”
       荷馬的六音步詩是一種復雜的格律結構。它容許一定的詞、短語形式處于固定的位置。這時韻行起著某種選擇的機制,它把詞語表達的各種成份按其格律特征分門歸類。一旦這些名詞屬性形容詞程式進入適當的格律位置之后,那么它們對詩歌創作便具有實用價值,成為歌手們經常使用的特殊語匯并代代相傳。名詞屬性形容詞經過傳統的洗禮而系統化。這些傳統的表達方式,涉及對神、英雄出場時的慣常敘述,如“受盡煎熬的奧德修斯”、“飛毛腿阿喀琉斯”、“牛眼睛的赫拉”、“灰眼女神雅典娜”、“馴馬能手狄俄墨得斯”、“車戰者奈斯托耳”、“沉雷遠播的宙斯”等等。
       基于上述事實,帕里為程式下了這樣一個定義:“程式是一種在相同的格律條件下,為表述某一特定意義而經常使用的一組詞語。”該定義起初針對名詞屬性形容詞短語,后被擴大到其它類型的詞語表達模式上。
       后來帕里又提出了“程式類型”(formulaic type)的概念:在詩行中填補在同一部分,并且功能相同的一連串的詞語(雖然詞語的實際構成性質往往并不相互關聯),被稱為程式類型。例如,關于阿基里斯的名詞屬性形容詞有四十五個,它們在詩行中的位置是相同的,但格律價值并不相同,因而在特定韻律條件下不能彼此替換。以上這些四十五個名詞屬性形容詞程式可統稱為程式類型。
       由此我們可以得出以下結論:
       在相同的程式類型之內,人們可以為不同的神、英雄找到選擇面極廣的短語。相反,對相同格律限定下的單個角色來說,只能有一個程式,這是荷馬史詩最為典型的、十分經濟的表達方式,帕里將這一特點稱之為儉省(thrift)。儉省的規律說明荷馬史詩非荷馬一人所能為。因為史詩中有關于不同的神、英雄的四十個系列的程式類型,其中的每一固定的名詞屬性形容詞程式都具有各自獨特的格律價值,這些復雜的程式化用語一定是經過許多詩人在漫長的歷史時期中逐漸積累起來的。
       一旦人們在以上的描述中加上這種認識,即對荷馬和他的聽眾來說,名詞屬性形容詞并不怎么修飾單行詩句,就象它們常常修飾整個一部史詩一樣,那么人們就會了解帕里揭示了名詞屬性形容詞程式對整個史詩創作的意義。帕里正是通過這一種類型的實例,一種規律的歷時的作用,綜合闡釋了荷馬史詩的創作。
       此外,帕里還研究了荷馬史詩文體的另一個傳統結構“跨行接句”(即enjambement,法文術語,指句法結構到行尾處尚不完整而不得不延續到下一行的現象)。在此,帕里所關注的是作為創作和表述單元的單行詩句的完整性,而他的尺度是想測試出荷馬史詩對下例三種可能性的遵循程度:1.不可跨行接句。句意在詩行末尾完成,無繼續之可能性;2.可有可無的跨行接句。句意在詩行末尾結束,也可以延續到第二行;3.必須的跨行接句,它把未完成的句法或句法成份留給下一行。帕里發現,荷馬史詩有一半詩行不可跨行接句,可有可無的跨行接句比書面詩人吉爾的詩多兩倍,必須的跨行接句比書面作家作品少兩倍。這證明荷馬的思維和創作是排比式的,采用自然的、直線性的單元進行創作,以傳統所賦予的文體構筑自己的詩行。由此,人們可以感受到荷馬作為口頭詩人的暗示:即口頭史詩和創作速度必須主要借助并列的平行式的文體來完成。


繼續瀏覽:1 | 2 | 3 |

  文章來源:中國民俗學網
【本文責編:張敏】

上一條: ·[羅兆均]家神的較量:湘黔桂界鄰地域社會的家族互動與信仰建構
下一條: ·[王加華]個人生活史:一種民俗學研究路徑的討論與分析
   相關鏈接
·2020年《中國史詩百部工程》子課題招標通知(新)·[宋靖野]“公共空間”的社會詩學
·第32期“敬文民俗學沙龍”回顧·[巴莫曲布嫫]以口頭傳統作為方法:中國史詩學七十年及其實踐進路
·賈放:《普羅普的故事詩學》·[馮文開]史詩研究中國學派構建的現狀、理據及路徑
·[沈玉嬋]從《長生宴》到《神話與史詩》·[李素娟]程式化表達:詞語、句法及主題
·[斯欽巴圖]史詩歌手記憶和演唱的提示系統·[李世武]視覺文本與史詩口頭文本的互文性
·[蔣雪秘]表演中的創作:淺析程式與表演的雙向建構·[馮文開]史詩研究七十年的回顧與反思(1949-2019)
·千年史詩見證民族團結·[王雪]高擎民間文藝學旗幟——評劉錫誠《民間文藝學的詩學傳統》
·[莊振富]民間文藝學的百年回顧——劉錫誠《民間文藝學的詩學傳統》述評·“中國史詩傳統”展在阿拉木圖開幕,涉及中國20多個民族
·【講座預告】莊孔韶:《金翼》《銀翅》及其后續研究(2019年4月16日,中國社科院)·[美]布萊迪:《人類學詩學》
·[莊孔韶]流動的人類學詩學——金翼山谷的歌謠與詩作·[劉亞虎]彝族史詩在南方民族文學史上的地位與價值

公告欄
在線投稿
民俗學論壇
民俗學博客
入會申請
RSS訂閱

民俗學論壇民俗學博客
注冊 幫助 咨詢 登錄

學會機構合作網站友情鏈接版權與免責申明網上民俗學會員中心學會會員學會理事會費繳納2019年會專區本網導航舊版回顧
主辦:中國民俗學會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朝陽門外大街141號 電話:(010)65513620 郵編:100020
聯系方式: 學會秘書處 辦公時間: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郵箱   會員部   入會申請
京ICP備14046869號-1       技術支持:中研網
TLC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