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中國民俗學會最新公告: ·中國民俗學會第九屆常務理事會第三次會議在濟南召開   ·中國民俗學會2019年年會在濟南召開   ·[葉濤]中國民俗學會2019年年會開幕詞  
   民俗生活世界
   民間文化傳統
   族群文化傳承
   傳承人與社區
   民間文化大師
   民間文獻尋蹤
   非物質文化遺產
學理研究
國際經驗
立法保護
申遺與保護
政策·法律·法規·
   民間文化與知識產權

族群文化傳承

首頁民俗與文化族群文化傳承

[楊庭碩] 論地方性知識的生態價值
  作者:楊庭碩 | 中國民俗學網   發布日期:2020-03-24 | 點擊數:1355
 

        摘要:地方性知識是指各民族的民間傳統知識,其使用范圍要受到地域的限制。通常的科學研究雖然也會接觸到地方性知識,但是很少將其作為主要的研究內容。文化人類學及其當代分支學科———生態人類學則不然,它不僅高度關注各民族的各種地方性知識,而且致力于發掘、整理和利用地方性知識去開展生態維護。這樣的研究取向容易引起世人的誤解與責難,也因此造成了地方性知識保護與利用的困難。為此,文章列舉我國各民族中一些有代表性的地方性知識事例,說明它們在生態維護中的特殊價值,借以重申生態人類學關注地方性知識的深層考慮。

  關鍵詞:生態人類學;地方性知識;普同性知識;生態維護;生態價值

  生態人類學高度關注地方性知識,是因為地方性知識[1]在維護人類生態安全上,可以發揮極其重要的作用。一提到生態維護,人們總是習慣于單純動用技術、法律、經濟或行政的手段,去完成既定的維護目標。然而類似的手段只能在特定的時段內,解決某些局部的生態維護問題,這遠不是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辦法。原因在于人類的生態安全是一個全局性超長期的復雜問題,人類日常生產與生活中的一切活動都與人類的生態安全直接或間接相關聯。[2]維護人類的生態安全當然需要各種工程維護措施,但更需要的卻不是單一的對策,而是協調一致的可持續社會行動。協調的社會行動又只能建構在并存的各種社會行為之上。[3]為此,生態人類學的研究任務正在于,搜集整理不同人們群體的社會行為資料,辨析梳理不同人們群體的社會行為特點,分析歸納各種社會行為造成的不同生態事實,探索總結不同生態事實的各種生態后果,并以這些研究為基礎,進而探索人類社會存在的生態意義與生態運行規律,從中找出人類社會在地球生命體系中可持續發展的最佳方式,以便更好地維護人類賴以生存的生態系統。

  人類的社會行為始終受到各種知識系統的規約和引導,除了普同性知識外,各民族各地區的地方性知識,一直在潛移默化中規約和引導著不同人們群體的社會行為。把握了一種地方性知識,也就獲得了預測和引導特定人群社會行為的能力,憑借這種能力自然不難運作該社區的社會行動。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是將社會行動引入有利于生態維護的軌道上去。生態人類學主張憑借地方性知識去推動生態維護,其理論依據是地方性知識必然是特定民族文化的有機組成部分,民族文化固有的綜合性和可自主運行性,地方性知識自然也會具有同樣的秉性。[4]于是地方性知識規約下的社會行動,同樣會具有至關重要的自主運行和綜合作用秉賦。這就使得有利于生態維護的社會行動一經正確啟動,即使沒有外力支持,也能自行運作,綜合發揮多種作用,不斷地收到生態維護效益。

  鑒于生態系統的高度復雜性,[5]生態維護的辦法自然也需要多樣化,并具有必要的靈活性,才能確保生態維護成為全方位的并相互協調的人類社會行動。為了使維護辦法盡可能多樣化,這就必須發掘和利用各種地方性知識,使我們擁有盡可能多的生態維護經驗與技能,并如實地了解這些經驗與技能的利弊得失。只有這樣,我們才有可能建構起全方位的生態維護體制。有了這樣的體制,即使遇到生態維護失誤,或碰到不測的生態變故時,我們也才有可能靈活地選用不同的對策,加以有針對性的補救。為此,生態人類學正在努力探明各種地方性知識及其存在與延續的前提和范圍,辨析不同的地方性知識作用于不同的生態系統時,會造成哪些不同后果,以便對不同的地方性知識作出準確的使用價值評估。只有奠定了這樣的認識基礎后,我們才能進一步弄清各種社會行為聚合為社會行動的機制,協調一致的生態維護體制也才可能建成。與此同時,各種地方性知識與普同性的技術、法律、經濟或行政手段的結合也才能作好。因此,只有珍視各種地方性知識,最大限度地發掘與利用并存的各種地方性知識,人類社會才可能獲得真正的生態安全。

  不言而喻,生態人類學全面發掘和利用地方性知識,大力推動地方性知識與普同性知識有效結合的研究任務,是一項超長期的艱巨使命,這應當是生態人類學研究的長遠目標。在短期內,生態人類學還做不到這一步,但是卻可以就特定地區的某些地方性知識,進行系統發掘和利用,并在促成與普同性知識結合的前提下,使這些地方性知識獲得在一定范圍內推廣的可能,使其發揮更大的生態維護效益。這是生態人類學近期內可以實現的研究目標。總之,不管在近期還是在遠期,地方性知識在生態維護上肯定可以發揮獨特的作用。其獨特性歸納起來包括如下三個方面的內容。

  首先,地方性知識具有不可替代性。一切地方性知識都是特定民族文化的表露形態,相關民族文化在世代調適與積累中發育起來的生態智慧與生態技能,都完整地包容在各地區的地方性知識之中。地方性知識必然與所在地區的生態系統互為依存,互為補充,又相互滲透。相比之下,普同性知識則不可能具備如此強的針對性。若能憑借生態人類學的理論與方法,系統發掘和利用相關地區的地方性知識,肯定可以找到對付生態環境惡化的最佳辦法。如果忽視或者在無意中丟失任何一種地方性知識,都意味著損失一大筆不可替代的生態智慧與技能。[6]

  其次,發掘和利用一種地方性知識,去維護所處地區的生態環境,是所有維護辦法中成本最低廉的手段。地方性知識并非孤立地存在,而是與當地社會的生產和生活有機地結合在一起。當事的個人在其日常活動中,幾乎是在下意識的狀況中貫徹了地方性知識的行為準則,地方性知識中的生態智慧與技能在付諸應用的過程中,不必借助任何外力推動,就能持續地發揮作用。[7]由于不必仰仗外來的投資,而是靠文化的自主運行去實現目標,因此這是一種最節約的生態維護方式。

  最后,地方性知識具有嚴格的使用范圍,這就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維護方法的誤用。地方性知識之間總是處于相互制衡格局之中,這樣的制衡格局又必然是并存多元文化交互依存、交互制約的派生結果。地方性知識的制衡格局可以確保人類社會對地球生命體系的沖擊均衡化,從而大大降低人類社會對生態系統的干擾。在這樣的制衡狀況下,維護方法一旦被錯用,就會受到其他民族文化牽制,及時得到糾正。同時,利用地方性知識去維護生態安全,既不會損害文化的多元并存,也不會損害任何一個民族的利益。因此它是副作用最小的穩妥維護辦法,也是不容易被用錯的維護辦法。[8]

  生態人類學得到學術界承認前,人們習慣于認為,生態維護是一項極其復雜的系統工程,離開了現代高新科學技術的指導萬難生效。按照這樣的維護思路,各民族的地方性知識自然被貶低為無補于事的雕蟲小技,甚至被看成愚昧落后的歷史垃圾。可是我國半個世紀的環境救治經歷,卻對我們的救治辦法不斷地提出質疑。反省半個世紀的努力,我們不得不承認,不少環境救治工程采用的恰好是當時最先進的科學技術,有的還是高價從國外請專家指導施工完成的。然而即使是這樣的工程,也大多沒有達到預期的治理目標。半個世紀后的今天,不少工程技術人員也不得不承認,我國多年來防治沙漠化的努力,僅僅是“局部好轉,全局惡化”。耗費巨資興建的大中型水利工程,竟然由于水土流失而損失了一半的有效庫容。

  類似的失誤不是科學技術的過錯,而是生態維護的思路有失偏頗,沒有看到地方性知識的不可替代價值。其實就在這些工程興建的相關地區,早已并存著發掘利用并不困難的各民族地方性知識。遺憾的是,當事人一直沒有意識到應該提供一個機會,讓這些地方性知識發揮作用,以便提高生態維護的成效。

  生息在我國西南水土流失敏感地帶的侗族、水族、苗族、土家族,其傳統的治水治土辦法是,在陡坡地段預留一到三米寬的水平淺草帶。靠這樣的淺草帶去降低山坡徑流的速度,截留順坡下泄的水土,實現了重力侵蝕嚴重山區的水土流失綜合治理。除了防止水土流失外,這種辦法還有四重好處:一,可以形成小片牧場,放養家畜家禽。二,可以構成防火帶,保護森林、農田和村莊免受火災的威脅。三,由于這樣的淺草帶會自然生長,因此無需額外投資維護,一經形成就可以持續生效下去。四,這樣的淺草帶還豐富了生態構成的內容,形成了多樣化的生態景觀,可以支持更多種類的生物生長繁殖,有利于生物多樣性的維護。[9]其成效持續而穩妥,并不比任何高精尖工程遜色。

  不幸的是,多年來的生態維護工作,一直沒有認真地發掘和利用類似的地方性知識,致使維護工程投工大而收效差,個別特殊地段還可能導致災難性悲劇。2003年7月,湖南省永順縣永茂鎮發生了一次嚴重的山體滑坡,不僅村莊被泥石流掩埋,焦柳鐵路也因此中斷了一個多月。事后人們都認定這是一次純粹的自然災害,其發生具有不可抗拒性,就是不愿深究其發生的人文社會原因。然而類似的特定地段在我國西南地區還很多,若不從中吸取教訓,同樣的假性自然災變還會頻繁地發生。


繼續瀏覽:1 | 2 | 3 |

  文章來源:中國民俗學網
【本文責編:何志強】

上一條: ·[鄭宇 胡夢蝶]云南苗族山岳文化變遷與生計方式演變
下一條: 無
   相關鏈接
·[馬翀煒]知識譜系的構建與人類智慧的分享:聚焦中國邊境地區非物質文化遺產 ·[克利福德·格爾茨]通往一種關于現代思維的民族志
·[覃琮]地方性知識在“非遺”保護中的作用及實現方式·[戈德斯坦]民間話語轉向:敘事、地方性知識和民俗學的新語境
·[李牧]族群記憶與地方性知識的交互與融合·[邱國珍]區域民俗與地方性知識——《外婆門口是饒河》序
·[潘盛之]本土研究與“異文化”視野·[盛曉明]地方性知識的構造
·郝冰:鄉土教材與地方性知識教育·[劉卓雯]地方性知識視野中的鄉土教材開發及使用
·[王義彬]地方性知識作用于民族音樂學實地考察·[吉國秀]地方性知識的當下意義
·[葉舒憲]“地方性知識”

公告欄
在線投稿
民俗學論壇
民俗學博客
入會申請
RSS訂閱

民俗學論壇民俗學博客
注冊 幫助 咨詢 登錄

學會機構合作網站友情鏈接版權與免責申明網上民俗學會員中心學會會員學會理事會費繳納2019年會專區本網導航舊版回顧
主辦:中國民俗學會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朝陽門外大街141號 電話:(010)65513620 郵編:100020
聯系方式: 學會秘書處 辦公時間: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郵箱   會員部   入會申請
京ICP備14046869號-1       技術支持:中研網
TLC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