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中國民俗學會最新公告: ·中國民俗學會第九屆常務理事會第三次會議在濟南召開   ·中國民俗學會2019年年會在濟南召開   ·[葉濤]中國民俗學會2019年年會開幕詞  
   學術史反思
   理論與方法
   學科問題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歷史民俗學
   家鄉民俗學
   民間信仰
薩滿文化研究
   口頭傳統
   傳統節日與法定節假日
春節專題
清明節專題
端午節專題
中秋節專題
   二十四節氣
   跨學科話題
人文學術
一帶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與日常生活
瀕危語言:受威脅的思想
列維-施特勞斯:遙遠的目光
多樣性,文化的同義詞
歷史記憶
鄉關何處
跨境民族研究

口頭傳統

首頁民俗學專題口頭傳統

[王旭]從“笑話研究”到“笑話學”:基于研究成果的分析與展望
  作者:王旭 | 中國民俗學網   發布日期:2020-03-22 | 點擊數:1189
 

摘要:笑話是一種頗受人們喜愛的民間敘事類型,材料豐富,有廣泛的現實基礎。但長期以來它卻一直被學界視為不登大雅之堂的小眾,致使研究成果相對薄弱。從對象認知和學術實踐的角度來看,笑話研究形成了形而上的哲學演繹、工具化的普遍性闡釋和語境中的特殊性書寫三種類型,呈現出由普遍到特殊的發展趨勢,面臨著研究對象邊緣化、理論碎片化和范式單一化的困境。擺脫困境的出路是明確笑話的自身屬性,健全碎片化的理論體系,從零散的笑話研究發展為完整的笑話之學。

關鍵詞:笑話研究;邊緣化;普遍性;特殊性;笑話學


  笑話是能夠引人發笑的民間故事,它貼近生活,材料豐富,具有廣泛的現實基礎,人們通過“笑”的手段,有效表達著思想情感和對世界的認知。但是,與神話、傳說和故事等散文敘事體裁相比,笑話卻一直被視為不登大雅之堂,甚至被認為是粗俗、猥褻的污言穢語,因此備受學界冷落,研究成果也相對薄弱。本文從對象認知和學術實踐的角度,回顧笑話研究史的發展軌跡,分析研究現狀,在肯定已有成績的基礎上直面問題與困境,力圖為笑話研究的未來發展提供些許有益參考。

一、形而上的哲學演繹

  粗略地考察一下笑話的現有理論,會發現關于“笑話是什么”的解釋大多可以追溯至古希臘的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時代。作為源流,他們的理論在后世被不斷得以修正、檢驗和發展。哲學家們孜孜不倦地將“笑”這種人所共有的世俗情緒,上升到哲學和美學的高度加以抽象審視,其中“笑話的本質”是他們探討的核心問題。

  從社會行為的角度,哲學家提出了“優越/蔑視論”(superiority/disparagement theory)。該理論起源于古希臘和羅馬時代的古典修辭學理論,主要觀點認為笑話是基于怨恨、敵視、嘲笑、攻擊、蔑視和優越而產生的。柏拉圖對笑話持否定態度,認為笑是對丑陋、孱弱或窮苦人表現出來的惡意;亞里士多德在否定論的基礎上提出“喜劇是對遜色者、滑稽者的模仿”。后來,托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繼續發展該理論,認為“人們總是處于相互競爭中,并且在不斷尋找別人的缺點。笑是突然意識到自己比別人優越時的表現”。

  從心理分析的角度,哲學家提出了釋放論(relief/release theory)這一理論。其將笑看作社會約束所產生的緊張和壓抑心理的釋放,這其中以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為代表。他將笑話分為“有意的”和“無意的”兩類。“有意的笑話”包含攻擊性或與性有關的內容,能誘發大笑或者狂笑;“無意的笑話”則很少影響情緒和情感,僅僅能誘發微笑。弗洛伊德認為笑話建立在無意識的基礎之上,并首次提出猶太人笑話的本質是“自我批判”(self-criticism)。1905年該觀點一經發表,便在文學批評、社會學、藝術學等領域引起廣泛反響。1954至1959年,多爾遜(Richard Dorson)從猶太學生和年輕教師那里搜集了92則笑話;1963年,阿莫斯(Dan Ben-Amos)從印第安納波利斯的4個猶太人那里搜集到150則笑話。他們通過對笑話文本的歸納分析,旨在了解不同講述者對猶太笑話的界定,從而判斷弗洛伊德“自我批判”說的合理性。但也有學者嚴肅批判了弗氏理論,如艾略特·奧瑞(Elliott Oring)認為,弗洛伊德的笑話觀念與攻擊性理論相一致,都把笑視為一種基于優越感而表達出的惡意。雖然笑話是一種攻擊性的表達,但攻擊性的表達卻不一定是笑話。從這一層面來講,弗氏理論并沒有概括出笑話的本質。

  從心理認知的角度,哲學家提出了乖訛論(incongruity theory)理論。康德被認為是從乖訛論視角完整定義幽默的第一人,他指出“幽默來自于從期待到期待落空的突然轉換”;叔本華明確提到乖訛的不和諧,即“在每一個事例中,笑的原因不過是突然感覺到一個概念和借助這一概念表現的現實事物之間的不和諧,而笑本身正是這一不和諧的表現”。艾略特·奧瑞在前人論斷的基礎上把幽默視為一種象征性的攻擊形式,認為除了服務于攻擊性目的之外,幽默還可以具有其他目的。這種多目的性源于其指涉的模糊性,而模糊性又源于其結構上“適當的不和諧”。

  以上三種理論影響深遠,一般的幽默理論和笑話研究都可以歸入這三大傳統理論范疇之內。但是,以西方為中心的哲學、美學或詩學觀點并不普遍適用于世界不同文化的笑話之上。例如,西方把宮廷說笑話的人叫做傻瓜(fool),著重于他們傻頭傻腦的喜劇性特點,而在東方,宮廷的俳優則是聰明伶俐、能言善辯之輩,突出了其機智靈巧的特點,名之曰“優”,與“fool”剛好相反。即便是日本、中國流傳的各類“傻瓜村笑話”,也并非將第三者作為嘲笑的對象,而是有意將自己丑化成笨蛋。針對以西方為中心的笑話理論的局限性,段寶林有過專門論述。他提出,傳統西方古典美學和現代美學都認為“笑源于對丑陋的滑稽者的模仿”,但中國笑話中存在許多阿凡提式的各民族機智人物形象,卻不是丑的反面人物,而是美的正面人物,這顯然與西方傳統美學觀點相矛盾。所以,他結合本土笑話的實際情況,創造性地提出正面喜劇人物的概念,并通過笑話研究全面深入理解喜劇美學,竭力探索喜劇美之產生與創造的共同規律。

  與西方悠久、發達的幽默理論和喜劇美學理論相比,我國雖然早在先秦諸子散文中就開始記錄“笑”和“笑話”的相關資料,但是古代笑話一直為文人所輕視,不僅笑話集散失不少,笑話理論也十分薄弱。直到以段寶林為代表的美學研究將不登大雅之堂的笑話納入喜劇范疇,使笑話成為一種超越事實材料的抽象存在。但是,我們也應該看到,西方學者(尤其是19世紀至20世紀初)大多采用演繹法,他們對笑話本質的思考已經被自己所尊奉的哲學體系框架所規定,依據假說來選擇例證,笑話的本質是一種事先存在的、抽象的哲理格言。相比之下,中國學者對笑話的抽象性概括,主要通過對事實材料的精細比較、歸納和分析而得出,采用的是歸納法。


繼續瀏覽:1 | 2 | 3 | 4 |

  文章來源:中國民俗學網
【本文責編:賈志杰】

上一條: ·[王菊]由史俗到經述: 彝族畢摩經籍中的“貍貓換太子”故事
下一條: ·[高忠嚴]中國民間謎語的源流特征與文化價值
   相關鏈接
·[陳杭勛]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鄉土社會對文化行政的適應與利用·[王旭]從笑話研究到笑話學
·[吉國秀]實踐取向:一項基于R語言文本挖掘的IT笑話研究·[王逍]文化透鏡下的畬族歷史
·[張士閃]七月十五:被邊緣化的鬼節·“鬼節”逐漸邊緣化 網友議“這個節要不要重拾”
·納西族“東巴紙”被炒作 真正的傳承人被邊緣化·[代迅]跨文化研究:堅持普遍性立場下拓展非西方多民族文化
·[施耐德]調和歷史與民族·[康保成]90年代景觀:“邊緣化”的文學與“私人化”的研究
·[陳連山]普遍性與特殊性之爭

公告欄
在線投稿
民俗學論壇
民俗學博客
入會申請
RSS訂閱

民俗學論壇民俗學博客
注冊 幫助 咨詢 登錄

學會機構合作網站友情鏈接版權與免責申明網上民俗學會員中心學會會員學會理事會費繳納2019年會專區本網導航舊版回顧
主辦:中國民俗學會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朝陽門外大街141號 電話:(010)65513620 郵編:100020
聯系方式: 學會秘書處 辦公時間: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郵箱   會員部   入會申請
京ICP備14046869號-1       技術支持:中研網
TLC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