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中國民俗學會最新公告: ·中國民俗學會第九屆常務理事會第三次會議在濟南召開   ·中國民俗學會2019年年會在濟南召開   ·[葉濤]中國民俗學會2019年年會開幕詞  
   學術史反思
   理論與方法
   學科問題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歷史民俗學
   家鄉民俗學
   民間信仰
薩滿文化研究
   口頭傳統
   傳統節日與法定節假日
春節專題
清明節專題
端午節專題
中秋節專題
   二十四節氣
   跨學科話題
人文學術
一帶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與日常生活
瀕危語言:受威脅的思想
列維-施特勞斯:遙遠的目光
多樣性,文化的同義詞
歷史記憶
鄉關何處
跨境民族研究

田野研究

首頁民俗學專題田野研究

[王志清]“從知其然到知其所以然”的深描與闡釋
——論江帆持續性追蹤研究故事講述者的啟示意義
  作者:王志清 | 中國民俗學網   發布日期:2020-03-22 | 點擊數:749
 

摘要:“譚振山的民間故事”作為惟一的個人項目被列入《第一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從80年代中期開始的全國民間文學普查工作開始到申請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民俗學者江帆持續性追蹤研究故事講述者達18年之久。持續性追蹤研究為民俗學的田野調查工作提供了研究者的介入能促使講述者對民間敘事價值的認識升華、調查互動中促使研究者反思田野調查倫理道德、如何充分挖掘故事講述與故事講述者背后的文化涵義等一系列的啟示。

關鍵詞:持續性追蹤研究;民間敘事價值;田野調查倫理道德;文化涵義闡釋


  在2006年我國公布的《第一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遼寧省新民市的“譚振山的民間故事”作為惟一的個人項目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這應該說是對我國古往今來一代代名不見經傳的民間敘事者的藝術才能及文化貢獻的充分肯定,同時也是遼寧大學江帆教授18年對故事講述者譚振山追蹤調查研究的成果。

  譚振山是遼寧省新民市羅家房鄉太平莊村的農民,1925年生人,是遼河岸畔深受民眾喜愛的著名故事家。在20世紀80年代中期我國展開的全國性范圍的民間文學普查中,1986年譚振山被遼寧省的基層普查人員——新民縣羅家房鄉的文化干部李會元發現,李會元對他講述的部分故事進行了采錄,并將這一線索報告給新民縣(今新民市)的文化部門。至此,譚振山的故事開始引起所在地遼寧省、沈陽市有關部門及學術界的關注。1987年,作為遼寧省民間文學集成工作的主持人之一的江帆因工作需要前往新民縣,對該地區上報的數十位故事家進行學術鑒定。當時新民縣的數十位故事家薈萃一堂,擺開了講故事的“擂臺”。正是在這帶有“打擂比武”意味的故事講賽會上,江帆首次認識了譚振山,并對譚振山本人展開了系列性追蹤調查研究。20世紀80年代中期,將他講述的故事列出篇目,就已經多達603則。在此后的十幾年中又陸續發表了有關研究成果。1988年,沈陽市和新民縣撥款出版了他的個人故事專集——《譚振山故事選》,此書被納入中國民間故事集成系列。1989年,譚振山被遼寧省命名為“優秀民間故事家”,此時他的故事影響已波及國內外,先后有日本、德國的學者對其進行調查與專訪。1992年,譚振山應日本昔話學會的邀請,赴日本遠野市出席“92世界民話博覽會”,成為迄今為止第一個走出國門講故事的中國民間故事家。1996年,臺灣學者陳益源加盟對譚振山的跟蹤調查研究,多次深入現地,對譚振山的故事進行采錄,對譚振山本人進行深度訪問。1998年,“民間故事家譚振山及其講述作品之調查與研究”專題計劃在臺灣國科會通過立項。2005年,陳益源的碩士生林立榮以“譚振山故事的講述與傳承”為主題出色地撰寫了碩士論文,獲得了碩士學位。譚振山還曾經以故事家特有的殊榮當選過縣政協委員、市人大代表。1987年9月全國范圍內的普查階段基本結束,宣布進入編纂階段。三套集成大量工作的完成,意味著全國民間文學界已經進入了一個“后集成時期”(劉錫誠先生語)。隨著集成工作告一段落,民間文學界的田野調查工作處于沉寂狀態了。然而江帆的專題調查工作卻從來沒有停止過,持續進行了近20年。在這漫長的時間里,筆者無數次地往返于城鄉之間,不僅住在老人的家中訪查采錄,也曾數度將老人請到沈陽自己家中小住,與故事家結下了深厚的友情,對故事家本人以及他講述的故事也有了更為深刻的了解與認識。

  從宏觀上看,對一個民間故事講述者進行持續性追蹤研究,對民間文學研究具有重要的學術意義。持續性追蹤研究被認為是符合研究民間文學的生存狀態和流變規律的可行性方法,在當下我國民間文學界的“后集成時期”尤為重要。以往在國際民間文學研究界的故事調查的典型是芬蘭學者在拉普蘭人中的調查,他們對被調查采錄過的文化社區多次進行了追蹤調查采錄的做法被奉為美談。而中國學者江帆追蹤調查采錄故事講述者達18年,可以說創造了民間文學研究界的“吉尼斯記錄”。

  當然,最大化地挖掘故事數量僅是江帆田野工作成果的一個量化體現。江帆還撰寫了一系列的論文與專門著作描述了譚振山的故事類型及其傳承線路、剖析了生活環境及文化氛圍對譚振山故事活動的影響、闡釋了譚振山在故事傳承中的文化自覺意識、提煉了講述人對文本意義的能動性建構的故事講述規律。與故事內容和數量相比,故事背后的講述人更為重要。故事家究竟是怎樣形成的?除了他們自身具備的特質之外,是否還有地理、歷史、文化等多方面的原因?故事家本人受何種文化的影響?他的故事帶有何種文化的標記?他對這種文化的傳播是盲目的還是自覺的?這些問題的答案都在長期定向田野追蹤調查中得到了有效詮釋。江帆將探詢的目光投向民間敘事由以生成的背景環境,走進民間敘事傳承者個人的生命史,將種種思考上升到了生命哲學的高度,對民間敘事及其傳承活動作出了接近科學的詮釋。江帆對譚振山的個案研究是一次對民間故事講述者的從“知其然”到“知其所以然”的“深描”;江帆與譚振山二十余年結成的深厚友誼,為學術界樹立了田野調查倫理道德的一個典范;提供了學術研究與調查對象良好互動合作的范例。臺灣著名民俗學者金榮華在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2006年的年會上,就民間故事能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一事,對大陸的民間故事研究作出高度評價,認為從事民間故事研究的民俗學者功不可沒,江帆與袁學駿分別代表了研究故事講述個體與故事講述群體的兩條研究路線,是兩種研究路線的典型。

  筆者根據對江帆與譚振山雙方的訪談內容,結合江帆的相關著作,嘗試論述一下江帆持續性追蹤研究故事講述者的對民俗學田野考察的啟示意義。

一、“瞎話也都是有用的”——解析1 040則故事的誕生之謎

  在2005年申報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時,譚振山講述的故事可列出篇目的多達1040則,這引起申報評委會有關專家的詫異。實際上,故事數量從603則發展到1 040則不是單純的數字變化,而是學術研究與調查對象良好互動合作的工作結晶。在江帆對譚振山多年的跟蹤調查中,通過走訪他的一些故事聽眾發現,這些人并不了解譚振山能講1 000多則故事。許多故事他們都是聞所未聞,還有一些只有少數人聽過。江帆發現譚振山講述故事有“三不講”的原則:女人在場不講“葷故事”,若故事中有“葷”就點到為止;小孩子在場不講鬼故事,若情節中有鬼出現的時候就故意丟點落點,或者在后面縫合幾句,說這鬼是人裝的,惟恐嚇壞了孩子;人多的場合不講鬼故事,擔心給自己帶來麻煩。這時候他往往亮出“看家段兒”,講那些道德訓誡故事。他說教人學好的故事給啥人講都行。在進行民間文學普查時候采錄到的文本多是該方面內容的故事,這時候講述者的故事都是經過挑選或者作了調整的。在長期追蹤調查雙方熟稔后,研究者的介入能促使講述者對民間敘事價值的認識升華,在講述者的眼里研究者都是一些有知識和有學問的人,而這樣的人對民間敘事表現出的濃厚興趣在講述者看來是對他們給予的極大尊重,令講述者感到自豪并受到鼓舞,在彼此的互動合作中,雙方不斷地增進了解,講述者對原以為無足輕重、沒有什么價值的“瞎話”也開始刮目相看,對民間敘事的價值有了新的認識并不斷升華。進入這一境界的講述者開始與研究者積極主動的配合,在如此的民間敘事空間與情境中,往往呈現出積極的互動效應。這時候講述者會主動地給研究者講一些他平時認為“講出來不好”或“不好講”的故事。這類帶有隱秘性傳承的民間敘事文本往往有特殊的研究價值,這種采錄機會是十分難得的。而講述者與研究者之間能夠出現這種互動,往往是研究者真誠的付出所得。此時的研究者已經超越了同一時空的其他聽眾,對民間敘事的空間與情境構成了一種更為積極的互動。原因是此時的講述者已經將研究者看作其敘事的真正欣賞者,是其故事傳承生涯中難得的知音。由此可見,近20年的追蹤調查促使了1 040則故事水到渠成、瓜熟蒂落般的誕生。在筆者2006年7月23日訪談譚振山的時候,譚振山在講述20余則故事的過程中不止一次地談到如何分析故事價值,強調“瞎話也都是有用的”,顯然潛移默化地受到了研究者介入的影響,促使了講述者對民間敘事價值的認識升華。


繼續瀏覽:1 | 2 |

  文章來源:中國民俗學網
【本文責編:賈志杰】

上一條: ·[王建民]節日調查與報告撰寫
下一條: ·[德格洛珀] 鹿港的宗教和儀式
公告欄
在線投稿
民俗學論壇
民俗學博客
入會申請
RSS訂閱

民俗學論壇民俗學博客
注冊 幫助 咨詢 登錄

學會機構合作網站友情鏈接版權與免責申明網上民俗學會員中心學會會員學會理事會費繳納2019年會專區本網導航舊版回顧
主辦:中國民俗學會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朝陽門外大街141號 電話:(010)65513620 郵編:100020
聯系方式: 學會秘書處 辦公時間: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郵箱   會員部   入會申請
京ICP備14046869號-1       技術支持:中研網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