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中國民俗學會最新公告: ·中國民俗學會第九屆常務理事會第三次會議在濟南召開   ·中國民俗學會2019年年會在濟南召開   ·[葉濤]中國民俗學會2019年年會開幕詞  
   研究論文
   專著題錄
   田野報告
   訪談·筆談·座談
   學者評介
   書評文萃
   譯著譯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學科
   民俗學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藝術》
《民間文化論壇》
《民族文學研究》
《文化遺產》
《中國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藝術與民俗》
   民俗學論文要目索引
   研究綜述

學者評介

首頁民俗學文庫學者評介

[劉先福]懷念恩師尹虎彬先生
  作者:劉先福 | 中國民俗學網   發布日期:2020-03-20 | 點擊數:1183
 

 

  13日中午在師門群中接到永仙師姐轉來的訃告,一時間有些發蒙,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我最敬愛的恩師就這樣匆匆離開了人世。在這樣一個特殊時期,我們竟無法見您最后一面。

  老師一向低調,從不提及自己的病情。我也是大約半年前才聽說老師病了,似乎很重,后來又做了手術,正在治療恢復。去年教師節的聚會也因此延期了。這段時間,我幾次發信息問候,輾轉打聽老師的病情,迫切想要去看望,老師卻總說,待身體康復些再見面,你們工作都比較忙。沒想到這么短的時間竟等來了最不幸的消息。即便一直沒能見上面,可老師卻一刻也沒有停止對我的關心和幫助。

  近兩年,為了博士論文的順利出版,老師提供了不少重要的信息和建議,并為此專門寫了一篇序言。起初,老師準備用他的論文《作為體裁的史詩以及史詩傳統存在的先決條件》代序。他覺得,“寫序的語言比不上真正的論文有分量”。我當時想著努爾哈赤的長篇敘事算不得真正的史詩,用史詩學的論文作為序言和主題可能不夠貼切,而且從狹隘的對序言的理解角度,也夾有私心地希望老師能從內容出發做些評價,順便給我以鼓勵和褒獎,畢竟這是我的第一本書。后來,就有了現在書中那篇近五千字的序言,更如愿地加入了一小段生活文字,以老師謹慎的性格,這已是難得。作為導師,他真真正正地做到了為人師表,處處為學生著想。

  數月前,我終于拿到了出版社寄來的樣書,也將好消息第一時間向老師匯報。本想著能當面將書送給老師,再做一次深談,聊聊未來的計劃和研究方向。另外,手頭正在翻譯勞里·航柯的另一篇重要的史詩論文,拖拖拉拉地已有許久了,想著改定基本滿意的初稿后,再請老師審校。可這一切竟已永遠無法兌現,變成深深的遺憾!

  細算起來,這些年和老師的交流并不算多,也基本都是圍繞學術話題。老師和我是遼寧老鄉。帶著我在新賓做田野的日子,是僅有的一段與導師朝夕相處的時光,短暫而難忘。老師熟悉或許也想念那里的遼東鄉音,在訪談中不時講起一些往事。總的來說,我對老師的人生經歷所知甚少,更缺乏關心,想著老師尚在中年,身體還好,機會還多。如今覺得后悔不已。

  老師是我學術道路上最重要的領路人,像燈塔一樣指引著我前進的方向。記得當初準備考博報名時,我對口頭傳統和史詩研究還是門外漢,雖然碩士階段也是民俗學專業,但對這樣精深的學問還是有些茫然。那時因為工作需要參與“中國史詩百部工程”的緣故,單位領導同意我脫產讀書并幫助引薦。這才有了改變我人生軌跡的學習經歷,有了這段難忘的師生情誼。

  那年的八月尚未入學,老師就提醒我報名參加北師大舉辦的民俗學研究生暑期學校,提前進入狀態。之后的三年學習,老師對我更是關愛有加。難得的愛沙尼亞塔爾圖大學訪問機會也離不開老師的舉薦和幫助。北歐訪學極大地開拓了我的學術視野,也堅定了我做學問的信心。臨行前,老師跟我說,芬蘭民俗學是實在的學問,不會過時,值得研究。要注意圍繞一門中心課程深入研讀,達到系統性和透徹的理解。讀書要選精品,自己要多琢磨。這些話語至今仍不時回響在我耳邊。

  后來談到畢業論文選題時,老師強調要有前瞻性,要有對未來一二十年發展預判的眼光,要在封閉材料中找尋真問題。當年他與朝老師在哈佛燕京學習時,就對將口頭程式理論引進中國的前景抱有預期。如今,我也盼望著從塔爾圖帶回來的北歐經典民俗學能得到更多關注,在中國生根發芽。

  老師雖然公務繁忙,但上課卻從不懈怠,每次課前都會把已發給我們電子版的材料,按數打印出來,給到大家手里。講課時也必是一站到底。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社科院的研究生院地處房山良鄉,交通不太便利,進城不易,因而專業課大多是學生跑到建國門的研究所里去上。而老師為了不讓同學們長途奔波,每周必坐班車親到良鄉給大家上課,遇到節日還召集大家聚餐。僅從這點來說,老師就更加令人敬佩。

  工作之后與老師見面就更少了。一則科研于我已暫成副業,行政工作十分忙亂;再則老師調入民族所后,需要處理的事務也更加繁重,幾乎天天坐班。所以沒有要事,我一般也不愿去打擾,但老師還是一如既往的有求必應。我異常珍惜每次當面求教的機會,見面之前總會在腦中過一遍想討論的內容,害怕耽誤老師繁忙的工作。轉眼間畢業已近五年,這樣詳談的機會卻屈指可數。即便如此,幾次談話還是給了我不少的啟發。老師講到的一些話題,事后我總在筆記上逐條列出。翻看這些記錄,老師真切的形象仍浮現在我的眼前。可惜的是,愚鈍如我,這些年并沒有在學術上取得什么成績,還總是在一些俗事上徘徊與糾結,工作后也愈發少了定力和毅力,實在是愧對恩師的教誨和提攜。

  老師無時無刻不給人留下謙和寬厚的印象。每次發信息或者郵件都會在第一時間得到回復。但凡我遇到難解之事,總是想辦法幫忙解決,并且多加鼓勵,要我遇事從容爭取。猶記得答辯后,老師在給我的郵件中寫道:“匆匆答辯已經過去,照片值得紀念。幾位評委意見認真留下,做真實紀念。求職要認真一些,鍛煉自己社會生存能力,要拼搏,勇者得勝。”在得知我找到工作后,他也不忘叮囑我,“要好好工作,剛參加工作要謹慎,虛心,尊敬長輩,不要丟學術,不要忘研究,將來爭取有成就。”想來老師還是了解我的,只是有些事與情我在當時還未能領會。

  老師從不愿麻煩別人,做事永遠親力親為。曾記得一次在辦公室聊天,我要去打水,老師卻說,“你不知道水房在哪,我來。”用這樣可愛的理由來拒絕別人的服務,這就是我敬愛的導師。最后生病亦是如此,不愿讓人看到疲憊虛弱的一面,留給我們的永遠是充滿活力的美好回憶。往日的這些細節歷歷在目,讓我好好地珍藏在心底慢慢地體會吧。

  老師學識淵博,治學嚴謹,思維敏銳,看待問題總有獨到的見識。著述并不算多,可每篇都有思想,有見地。老師勤于筆記,善于思考,卻不輕易落筆成文,刊發的著作和文章都值得細品精讀。這是老師留給我們的學術遺產。他經常提醒我,要繼續做學術的話,還得補充許多東西,所有的欠缺都來自于你起步還晚些。在《河北民間后土地祇崇拜》的最后一頁,老師寫道:“學問是慢活兒,是泡出來的,是磨出來的,學問與人生相伴隨。對待學問,要有對待毒蛇般的狠勁,對待戀人般的深情,不怕魔鬼糾纏的韌勁。”我想,這正是他一生堅持的信念。

  老師在學界人緣極好。每當我跟人介紹導師是尹虎彬老師的時候,得到的都是選對良師的肯定。這幾日我也收到一些同學好友的安慰,他們或多或少都與老師有過一些交流,無不認可老師是個好人,是個優秀的學者,更是我們學生心目中學者應有的模樣。

  這些年疏于記錄,并沒有留下很多老師的影像,印象中最深的一次是畢業時,特意穿著學位服去所里照了張相,那天還飄著小雨。記憶中老師總是穿著素樸,常年的西服或夾克外套,里面是襯衫。老師似乎很少穿短袖,即便天氣炎熱,長袖襯衫的袖子也還是認真地扣著,永遠的一絲不茍。

  總以為還有許多時間可以向老師請教,讓自己在人生和學術的道路上一步步獲得成長,可如今痛失恩師,我頓時陷入了彷徨與迷茫。能在老師身邊學習多年是我的榮幸,這段經歷也會成為我一生的財富。老師的為人為學是我要畢生追隨的。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今年的假期尤其的長,也給了我一些從容思考的時間。幾天來,我翻看著老師給我留下的點點滴滴,感觸頗多,卻又不知從何說起。記憶的碎片一股腦的涌了上來,它們應該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慢慢疏解。

  我并不是一個情感豐沛的人,更是一個怯于表達的人。匆匆寫下的這篇小文,并不夠表達出我心底痛徹的悲傷之情。這些文字斷斷續續寫了幾日,始終不能,也不愿算作完稿。學生永遠懷念您!

                                                                                                                                                                                            劉先福

                                                                                                                                                                              2020年3月13日—16日

  文章來源:中國民俗學網
【本文責編:龔穎】

上一條: ·[白帆]憶念恩師尹虎彬教授
下一條: ·[崔若男]明恩溥與中國諺語俗語研究
   相關鏈接
·[尹虎彬]史詩的詩學——口頭程式理論研究 ·[白帆]憶念恩師尹虎彬教授
·[劉曉峰]悼念尹虎彬老師·[龐建春]送別虎彬師兄
·[呂微]虎彬的笑容·[葉濤]痛挽虎彬師兄
·[廖明君]也哭虎彬兄·[黃景春]沉痛哀悼尹虎彬老師
·沉痛悼念尹虎彬研究員·[朝戈金]哭虎彬
·訃告:尹虎彬研究員逝世·[尹虎彬]回歸實踐主體的今日民俗學
·[尹虎彬]民俗學的理論反思和實踐轉向·[陶立璠]耄耋之年憶丙兄
·[尹虎彬]作為體裁的史詩以及史詩傳統存在的先決條件·[王學思]沒有揮手,就去遠行——追憶烏丙安老師
·[鄧啟耀]一張珍貴的照片——懷念烏丙安先生·[周福巖]前輩學者留給我們的真正遺產——悼恩師
·[江帆]給我人生以最深刻影響的恩師……走了·[陳崗龍]懷念敬愛的烏丙安先生

公告欄
在線投稿
民俗學論壇
民俗學博客
入會申請
RSS訂閱

民俗學論壇民俗學博客
注冊 幫助 咨詢 登錄

學會機構合作網站友情鏈接版權與免責申明網上民俗學會員中心學會會員學會理事會費繳納2019年會專區本網導航舊版回顧
主辦:中國民俗學會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朝陽門外大街141號 電話:(010)65513620 郵編:100020
聯系方式: 學會秘書處 辦公時間: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郵箱   會員部   入會申請
京ICP備14046869號-1       技術支持:中研網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