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中國民俗學會最新公告: ·中國民俗學會第九屆常務理事會第三次會議在濟南召開   ·中國民俗學會2019年年會在濟南召開   ·[葉濤]中國民俗學會2019年年會開幕詞  
   研究論文
   專著題錄
   田野報告
   訪談·筆談·座談
   學者評介
   書評文萃
   譯著譯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學科
   民俗學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藝術》
《民間文化論壇》
《民族文學研究》
《文化遺產》
《中國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藝術與民俗》
   民俗學論文要目索引
   研究綜述

訪談·筆談·座談

首頁民俗學文庫訪談·筆談·座談

鄭巖談美術考古與美術史書寫
  作者:鄭巖 于淑娟 | 中國民俗學網   發布日期:2019-11-14 | 點擊數:978
 

 

鄭巖(蔣立冬繪)

      鄭巖的研究在學界被稱作“美術考古”或“考古美術”,這與他的教育經歷直接相關。受家庭影響,鄭巖對美術一直有些特別的情結,求學階段他先后跟劉敦愿先生、楊泓先生學習考古。劉敦愿先生是山東大學考古系的創立者,他既是考古學家也是美術史家,在研究中很注意運用圖像材料、神話傳說;而楊泓先生則讓鄭巖見識到主流考古學界的工作和研究。鄭巖曾長期在山東省博物館工作,近水樓臺,他開始思考漢代畫像石的相關問題,也是在這個階段,他接觸到了巫鴻對武梁祠的研究。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他有機會赴芝加哥大學訪問,近距離地與巫鴻教授有了更多的交流,從美術史的角度看考古材料的研究實踐也由此展開,《魏晉南北朝壁畫墓研究》、《逝者的面具 : 漢唐墓葬藝術研究》即呈現了鄭巖在這方面的思考和研究,而與汪悅進合作的《庵上坊 : 口述、文字和圖像》則反映了他對不同文本的理解。近年,由于參與美術史教材的編寫工作,鄭巖對美術史書寫和美術考古有了更多思考。今夏,借鄭教授與女兒合作出版新書——《年方六千:文物的故事》的機會,《上海書評》專訪鄭教授,請他談談這些年他的新思考。

      采訪︱于淑娟

      東西方學界對中國早期美術史的關注有什么不同?

      鄭巖:這個問題很復雜,我只能簡單地談談。西方早年對于中國的認識是逐步拓展的,先從瓷器開始,后來擴展到書畫、青銅器,然后是石刻等。總體地說,在他們研究的起步階段,眼里只有這些不同的類型,時間的概念相對淡薄一些。因為那時歐洲中心主義還是主流。中國等非西方藝術只是異國情調,而不是歷史。但是另一方面,西方和日本學者率先建立的近代學科意義的中國美術史寫作,的確利用博物館的藏品和野外調查的材料,將中國美術的歷史大大向前推進了,而不是像中國以前那樣主要局限于書畫史。

      西方和中國對早期中國美術史的研究,主要區別表現于學科的差異。西方研究中國早期美術的學者,主要是美術史家。而在中國,這些材料首先是被考古學者所討論。美術史界參與討論的學者仍是少數。考古學家主要還是關心大的框架,而美術史家關心“作品”。

      西方老一代的學者,如高本漢(Klas Bernhard Johannes Karlgren)、羅越(Max Loehr)的研究,總體上都可以看作美術史范疇內的。他們主要的材料是博物館藏品。他們的材料雖然是零散的,但貢獻不可忽略。高本漢研究銘文,從文字、音韻擴展到青銅紋樣。羅越對商周青銅紋樣的研究則是承襲德國形式分析的傳統。

      后來的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如張光直先生是一位系統全面地研究中國考古學材料的國際學者,他也關心美術的問題,但已經將美術當作研究早期文明的一個環節,而不是孤立地研究美術。他更是一位考古學家和人類學家,而不是一般意義的美術史家。但他的研究,對于討論中國早期美術史的意義是深遠的。今天仍十分活躍的學者,如羅森(Jessica Rawson)教授、巫鴻教授,也都是隨時跟進中國考古發現的學者。羅森教授本來是在博物館工作的,但她最近二十多年,與中國考古學屆關系密切。我曾經問過她,在你看來青銅器研究最重要的關鍵詞是什么,她說是set(組合)。這是博物館藏品解決不了的,只有在考古現場,才能看到這些組合關系。

      再如羅泰(Lothar von Falkenhausen)教授,他是張光直先生的學生,也時常談到美術史的問題。當然他在北大考古專業學習過,我想,他對自己的定位是考古學家而不是美術史家。

      我感到比較遺憾的是,國內對早期美術史研究還遠遠不夠,不能說沒人做,但是確實不太成系統。我是從漢代開始做起,在國內美術史界,這就算是年代偏早的了。但是關于先秦美術的研究,雖然材料非常豐富,但投入的力量還嚴重不足。

      劉敦愿先生最初研究青銅紋樣是怎么開始的,是受到西方學界的影響嗎?

      鄭巖:劉先生開始研究青銅紋樣的時候,基本不熟悉西方學者的研究動向。他晚年與張光直先生有所交流,曾接待過張先生到山東大學訪問和演講。但我從沒有聽劉先生說起過羅越等人的名字。這是那個時代的局限。但是,他是學西畫出身的,他對西方古典學比較熟悉。他曾讀過很多古典學著作的中文譯本,如修昔底德的《伯羅奔尼撒戰爭史》、希羅多德的《歷史》,以及二十世紀初有關古典考古學的著作,如米海里司的《美術考古一世紀》等,他都讀得非常仔細,做了大量筆記。另一方面,他下了大力氣讀先秦文獻。他是從這兩個方面入手,結合中國考古材料,去研究中國的青銅器紋樣。他很注重在比較的視野下理解中國青銅藝術,他講商周青銅器就會提到古希臘、古羅馬、古埃及的東西。這一點,我們要向他學習。我前段時間去看一家新建的青銅器博物館,雖然展品琳瑯滿目,但展覽的結構基本上還是說自己的事兒,只有中國考古學內部的視角,而沒有一個全球性的比較的視野,也沒有談這些青銅器對于中國后來歷史發展的意義。

鄭巖與劉敦愿先生的合影


繼續瀏覽:1 | 2 | 3 |

  文章來源:《澎湃新聞·上海書評》2019-1-20
【本文責編:孟令法】

上一條: ·禮俗傳統與中國藝術研究
下一條: ·蕭放:更好地展示首都國際形象,融入人類共同體建設
   相關鏈接
·孫作云:我國美術考古學奠基人·汪悅進:美術史研究與圖像的深層理路
·“圖像與儀式:中國古代宗教史與藝術史的融合”國際學術研討會在復旦大學召開

公告欄
在線投稿
民俗學論壇
民俗學博客
入會申請
RSS訂閱

民俗學論壇民俗學博客
注冊 幫助 咨詢 登錄

學會機構合作網站友情鏈接版權與免責申明網上民俗學會員中心學會會員學會理事會費繳納2019年會專區本網導航舊版回顧
主辦:中國民俗學會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朝陽門外大街141號 電話:(010)65513620 郵編:100020
聯系方式: 學會秘書處 辦公時間: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郵箱   會員部   入會申請
京ICP備14046869號-1       技術支持:中研網
TLC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