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張懷群.涇州大云寺舍利之函書法作者是趙貞固[1]

本帖已經被作者加入個人空間

張懷群.涇州大云寺舍利之函書法作者是趙貞固[1]

[平涼日報]2020年3月27日

  1964年至今認為涇州大云寺舍利石函書法作者闕名

  “涇州大云寺舍利之函”蓋上,有“大周涇州大云寺舍利之函總一十四粒”16個隸書大字,楷法味較濃,系典型的唐隸風格。字已被放大、平刻在大景區廣場里,成為旅人不可不看的文創作品。石函四面刻有近千字銘文,據考是現存中國古代舍利函銘中最長的一篇,其正書小楷,較同期楷書更多意趣,不乏魏晉南北朝遺風,氣韻高逸,筆致婉麗。公眾只知是唐代人所書,古意撲面,肅然起敬。但自1964年發現至今的55年間,多認為是無名氏的傳世遺墨,不知道作者到底是誰?金石書丹一般在題目之下或文章末尾落款,作者在金石發現之日就被發現了。此石函因篇幅和官職排序所限,書者名并未按常規排在應有位置。

  在題名落款的倒數12行,有“豳州宜祿縣尉檢校營使汲人趙貞固書”一句,這實際就是石函文字書寫者,一目了然,但除了研究者知道外,趙貞固就是書者還不為大眾所知,有時候還把“趙貞固書”當作人名全稱,疑為少數民族。

  豳州(今陜西彬州市一帶)宜祿縣(今陜西長武縣),“縣尉”,多主管治安,“檢校”為朝廷外派散官或加官,不事職權,更多具有監督性;營使,或與軍事兼軍屯田事宜監督有關。其墓碑有“因巡田入隴山”句,應是營田使,監督掌管屯田諸事宜之官,以監督屯田為主。屯田供邊防軍糧所需。以現代官職對應,趙貞固在長武縣行公安局長、軍需屯田等監督有關的職責,唐朝縣尉也曾負責行政、司法、財政等庶務。汲(今河南衛輝市)人。他應孟詵和鄰縣安定(今涇川)縣縣長之邀,以名士兼長武縣政府代表來涇川慶賀典禮,和今天旅游節時周邊各縣去領導慶賀的世情相似。趙貞固赴盛會不僅出席儀式,歷史性貢獻是寫了函名和函銘全文,借此記下了參加慶典的涇州(今涇川)和來自沙州(今敦煌)、豳州宜祿(今彬州長武)、涇陽府(涇州七府之一)、同州(今陜西大荔)、長社(今河南許昌)6個州縣的24名朝廷、州縣官員和17名高僧姓名。

  不朽的是,石函蓋上“大周涇州大云寺舍利之函總一十四粒”16字,是佛舍利身份的證明書,使1300多年后的人一看便知,不需再考。郭沫若說的“舍利石函,貴在石函”之價值在此。

  慶典上共有5位河南人,慶典舉辦地、安定(今涇川)縣長叫陳燕客,穎川(今河南許昌)人;石函銘文作者行司馬孟詵是平昌(今河南汝州)人,為朝散大夫、從五品下官銜,此處稱司馬應指他任過臺州(今浙江臺州)司馬,是兼任的軍事官員;還有長社(今河南許昌)縣尉竇少繹、安定征事郎行安定縣尉竇少微。這并非河南老鄉縣長請來河南老鄉趙貞固,而是趙貞固世為大儒,已忝名流,老鄉兼好友孟詵認為只有趙貞固書寫石函銘文最理想。 

陳子昂寫有《贈趙六貞固》等詩

   寫了“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的陳子昂,寫有《贈趙六貞固》,詩開篇的文學地域直指涇州:“ 回中峰火入,塞上追兵起。此時邊朔寒,登隴思君子。東顧望漢京,南山云霧里。”趙六貞固,應是趙貞固排行老六,唐朝時,人名中的數字表示同祖父母或同曾祖父母兄弟之間的排行。如黃八(黃庭堅)、柳八(柳宗元)、元九(元鎮)、李十二(李白)、韓十八(韓愈)、白二十二(白居易)。 

  詩達22行,陳子昂兩次從軍到西北邊塞,在隴上觸景生情,寫烽火常燃的回中(唐代詩人都確認回中即涇州),以思念在回中地區(涇川相鄰的長武)公干的趙六貞固正經歷諸葛亮“躬耕亦慨然”、“金石徒精堅”的歲月,同情不得志,“屈身泥蟠,求祿下位”的趙貞固。 

  還寫有《同宋參軍之問夢趙六贈盧陳二子之作》40句長詩,是趙貞固去世后,寫與趙貞固、宋之問、盧藏用等的兄弟情。 

陳子昂,唐代文學家,初唐詩文革新人物之一。武則天稱帝,陳子昂寫了頌武則天的《大周受命頌》、《上大周受命頌表》。武則天信用酷吏,濫殺無辜,他不畏迫害,屢次上書諫諍。并一度因“逆黨”反對武則天的株連而下獄,曾于26歲、36歲兩次從軍西北邊塞,使他對邊塞形勢和西北地理、地望、民生有刻骨銘心的見解和感情。  

載入正史的“方外十友”趙貞固b]


  趙貞固、陳子昂等本是武則天時代的驕子,年輕時命運特征相同,即才華出眾,好論辯,卻不合時宜,因此不容其高,懷才不遇,而成就了歲寒之交、“方外十友”。 

  唐光宅元年(公元684年)起,趙貞固、陳子昂等10人常郊游于嵩山、洛陽等地,被時人稱為“方外十友”,也指唐初不拘世俗禮法的十位好友,是唐初十詩人的并稱。方外,世俗之外、世外。 

  《新唐書?陸余慶傳》:“(余慶)雅善趙貞固、盧藏用、陳子昂、杜審言、宋之問、畢構、郭襲微、司馬承禎、釋懷一,時號‘方外十友’。”“十友”中,陳子昂文學成就最高,影響最大,是唐詩革新的先驅者;杜審言、宋之問為初唐著名詩人,盧藏用、司馬承禎存詩甚少;其他5人詩作無存。

  “方外十友”,幾乎都人生不俗,史上有名,但趙貞固無傳世詩作,為何?并非詩少或詩俗而未傳,因天災人禍一次性毀稿或是主因。趙貞固能得到陳子昂、杜審言、宋之問、畢構等名士賞識,在方外賞游,陳子昂能專門給趙貞固寫詩、寫碑文,只因十友之才華、學識、人品相當。十友的人生風景,互相折射出各自的人生光芒,史書上也多因記九友而記了趙貞固。

  十友中,陳子昂已述,還有杜審言,杜甫的祖父,進士,累官修文館直學士,與李嶠、崔融、蘇味道被稱為“文章四友”,是唐代“近體詩”的奠基人之一。詩圣杜甫比陳子昂小53歲,因與其祖父杜審言、趙貞固等9人為“方外十友”,杜甫仰子昂之高標,曾專程到射洪尋訪“詩骨”遺蹤,留下了寄志寓情的詩篇,如《冬到金華山觀因得故拾遺陳公學堂遺跡》:“涪右眾山中,金華紫崔巍。上有蔚藍天,垂光抱瓊臺。系舟接絕壁,杖策窮縈回。四顧俯層巔,澹然川谷開。雪嶺日色死,雙鴻有余哀。焚香玉女跪,霧里仙人來。陳公讀書堂,石柱仄青苔。悲風為我起,激烈傷雄才。”《陳拾遺故宅》:“拾遺平昔居,大屋尚修椽。悠揚荒山日,慘澹故園煙。位下曷足傷,所貴者圣賢。有才繼騷雅,哲匠不比肩。公生揚馬后,名與日月懸。同游英俊人,多秉輔佐權。彥昭超玉價,郭振起通泉。到今素壁滑,灑翰銀鉤連。盛事會一時,此堂豈千年。終古立忠義,感遇有遺編”。杜甫也仰慕“同游英俊人”,“盛事會一時”之“方外十友”。

  陸馀慶,以博學稱。少與陳子昂、宋之問等交游,舉制策甲科。武則天時,擢監察御史,累遷鳳閣舍人。玄宗開元初,遷大理卿。官終太子詹事。

  盧藏用,舉進士,刑部尚書盧承慶侄孫、魏州司馬盧璥之子。授左拾遺,禮部侍郎,兼昭文館學士。與陳子昂友善,是陳子昂詩文變革的積極支持者。能屬文,工草隸、大小篆、八分。書則幼尚孫過庭草,晚師王羲之,八分有規矩之法。有文集三十卷,《全唐詩》錄存其詩八首。 

  宋之問,與沈佺期并稱“沈宋”。進士及第,深得武則天賞識,被召入文學館,不久出授洛州參軍,后與楊炯一起進入崇文館任學士。五代末宋初,石恪將其與陳子昂、盧藏用、司馬承禎、王適、畢構、李白、孟浩然、王維、賀知章稱為“仙宗十友”。

  畢構,父親畢憬,武則天時為司衛少卿。畢構年少時便中進士,后升任中書舍人、吏部尚書、廣州都督、陜州刺史、益州大都督府長史兼充劍南道按察使,曾受睿宗璽書嘉獎,后任御史大夫、封魏縣男。又任河南尹、戶部尚書。逝后追贈黃門監,謚曰景。與司馬承禎、李白、陳子昂、王維、宋之問、孟浩然、王適、盧藏用、賀知章為“仙宗十友”。

  郭襲微,三國名將郭淮十二世孫,西魏侍中郭崇五世孫,隋朝大臣郭衍曾孫。陳子昂之友。武則天時,列“方外十友”。官至左拾遺。

司馬承禎,晉宣帝司馬懿之弟司馬馗的后人。道教上清派第十二代宗師。文學修養極深,善書篆、隸,自為一體,號“金剪刀書”。玄宗命他以三種字體書寫《老子道德經》,刊正文匍,刻為石經。

  釋懷一,崔顥寫有詠其生平的《贈懷一上人》:“法師東南秀,世實豪家子。削發十二年,誦經峨眉里”。  

 

TOP

讀《張懷群.涇州大云寺舍利之函書法》

大云寺發展要兌現,和尚應該虔心把經念。只有香火永不斷,游人才會排成串!

TOP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