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智者樂水,仁者樂山;智者動,仁者靜;智者樂,仁者壽。

痛挽虎彬師兄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03-16 10:30:09 / 個人分類:隨筆

  

 

痛挽虎彬師兄

 

 

 

20203131026分,師兄尹虎彬研究員病逝于北京,享年60歲!

聞知噩耗,我好像被忽然襲來的悶棍打在頭頂上,兩天來一直渾渾噩噩。今年元旦過后的17日,應虎彬兄相邀去參加他指導的博士后的出站報告會,見到十分憔悴、虛弱的虎彬兄時,心頭雖然也曾閃過一絲不祥的感覺,但是,絕對沒有想到他會走的這么快、走的這么匆忙!疫情期間,連最后送別的儀式都無法舉行,只能夠在網絡世界中、在筆頭紙面上與師兄道別!

我和虎彬兄雖然一直都在民俗民間文學的圈子里,但仔細回想起來,我們的交往最早只能從2000年說起。

2000年秋季學期開始,我到北京師范大學跟隨鐘老做為期一年的訪問學者。那一年很幸運,與北師大民俗學專業2000級博士生一起,完整地聽了鐘老一個學期的課,等到第二年我們2001級入校時,鐘老已經于夏天住進友誼醫院,再也沒有能夠走進課堂。

記得鐘老所授課程的名稱是“民俗學與民俗學史”,是給民俗學專業博士生一年級開設的,那年老人家已經98歲,但是一個學期他幾乎沒有缺過課。民俗學專業2000級博士生共有4位:尹虎彬、康麗、陳金文、楊秀。其中,虎彬師兄最年長(他生于19603月,長我三歲),陳金文年齡應該和我差不多,康麗、楊秀兩位都是70后了。

我除了聽鐘老的課,其余時間幾乎全部用于學習英語,準備第二年的博士入學考試。我本科畢業便留校工作,沒有讀過碩士,英語還是1980年代初期上大學本科時學的公共外語的水平,而且已經撂下了十多年。與虎彬兄一起聽課,我倆又都是在職讀書,年齡也相近,因此許多話能夠說到一起。起初,虎彬兄很關心我的英語學習,時常會和我聊上幾句外語學習的事情,但他很快就發現我的英語水平實在太差,沒法對話,也就不太多說了。記得馬上就要參加博士入學考試了,他聽我說起,我連答題卡都沒有使用過,課后他專門留下來,用他自己畫的答題卡,詳細給我講解怎樣使用答題卡,甚至還講到填寫技巧——如果題目不會如何填寫有可能會多得分的竅門,最后還把他隨身帶的B2鉛筆和橡皮都給我留下了。

虎彬兄是朝鮮族,我所接觸的民俗圈的少數民族學者外語都很好,他也是其中的一個。虎彬兄英語極好,曾去過美國哈佛燕京學社進修,還翻譯了口頭傳統研究領域的代表性著作——洛德的《故事的歌手》,與朝戈金、巴莫曲布嫫等成為倡導口頭傳統研究的重要學者。他還參加了民俗學民間文學領域著名的芬蘭暑校,親炙國際知名學者的教誨。

200110月,我成為北師大民俗學專業2001級的博士研究生,成為鐘老生前最后招收的關門弟子之一,虎彬也成為了我的同門師兄。20021月鐘老以百歲高齡仙逝,鐘老指導的尹虎彬、巴莫曲布嫫和我三位在讀博士,作為老人家的“遺產”,一起轉到了劉魁立先生門下,我們繼續延續著同門師兄弟的緣分。虎彬兄和巴莫先我一年于2003年畢業,我2004年也順利獲得博士學位。

此后數年,或因魁立老師同門的緣故,或因民俗學同業的機會,與虎彬兄有更多相聚。印象比較深的,20046月初,我論文答辯,虎彬兄和諸位同門都前來為我助陣,答辯會結束后的聚餐,魁立老師率領著大家一起都喝的十分盡興。20049月,為魁立老師70歲賀壽,同門諸位齊聚濟南和青州數日,虎彬兄也參加了,師生歡聚,其樂融融,留下許多難忘的記憶2008年春天,我調入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所工作,宗教所在社科院大樓8樓,民族文學所在11樓,因而與虎彬兄見面的機會就更多了。

在魁立老師指導的學生中,論入門先后,張雅欣是魁立老師指導的第一屆博士(2001年),林繼富是第二屆(2002年),我和虎彬兄、巴莫是鐘老去世后轉入魁立老師門下的(2002年),施愛東的博士后合作導師是魁立老師(2002),此后還有劉曉峰、李春園、孫冬寧等都更晚一些時間了。論年齡大小,虎彬是魁立老師弟子中的老大,也是我們這些同門的老兄。

201410月,中國民俗學會第八屆代表大會在昆明云南大學召開。在這次大會上,中國民俗學會的會長、副會長采用了新的選舉方式:會長、副會長不提候選人,由常務理事會無記名投票選舉產生。在第八屆選舉中,虎彬兄當選為副會長,四年后的201811月,在第九屆代表大會上繼續被選為副會長。雖然,中國民俗學會的副會長不過是一個群眾性學術組織的榮譽職位,當選之后,只有為學會會員服務、為學科發展盡力的責任,沒有任何實惠,但是能夠連續兩屆當選,顯然是虎彬兄的學問得到了學界的認可,人品更為同仁們所贊譽的結果。

2014年虎彬兄從民族文學研究所調入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那幾年恰逢民族所的多事之秋,擔任紀委書記、副所長的他工作一定比在民族文學所時忙多了,偶爾見面時看上去也勞累多了。但是,自2014年至2018年連續五年,無論工作多忙,中國民俗學會每年的年會虎彬兄都去參會,他曾經對我說,平時幫不了學會多少忙,年會時到會也是對學會的支持。

虎彬兄和我都關注民間信仰研究領域,他的后土信仰研究(專著《河北民間后土地祇崇拜》)、民間信仰研究的新觀念(論文《傳承論的民間信仰研究》)等均是該領域廣受關注的優秀成果。特別是他關于后土信仰的研究,立足于扎實的田野調查,又結合清代以來的民間文獻資料,既有個案分析,又有理論探討,是后土研究的集大成之作。虎彬兄一直在河北調研后土信仰,山西萬榮的后土祠自漢武帝以來就是后土崇祀中最重要的信仰空間,虎彬兄也一直有意去萬榮考察。20184月末,世界宗教研究所與山西萬榮縣人民政府聯合召開“2018年后土文化研討會”,我特別邀請了虎彬兄到會指導,會議期間,我們一同參加萬榮后土廟會,考察著名的萬榮后土祠,拜謁解州關帝廟,他的“謙和君子之風”,令參加會議的宗教所博士生至今難忘。

虎彬兄為人處事極其低調,但他有自己嚴格遵守的做人做事的原則,而且在關鍵時刻總是能夠堅持原則。他輕易不公開評價人,但在酒后的氛圍中,在三五位知己好友的面前,他又會憤然直言,評說人事針針見血。在與朋友的交往中,他待友真誠,總是給人以鼓勵。

虎彬兄最怕給人添麻煩,似乎從沒有聽說過他為了自己的事情找組織、求朋友。感覺中,無論是家事、還是工作中的麻煩事,他大多都是默默承受、獨力承擔,也很少向人傾訴。在他去年查出病來之后,做了放療、化療和手術,這個過程中的痛苦是常人難以承受的,我和多位朋友都曾經聯系他要去探望,但他似乎拒絕了所有朋友的探望,怕給朋友們添麻煩應該是其中最主要的原因。

在幾次與虎彬兄聯系去探望都沒有應允之后,去年125日忽然接到他的微信,邀請我1224日參加他指導的博士后出站報告會,我非常高興的接受了邀請,并以為他能夠工作一定是病情好轉了。1218日,他又微信我,告知報告會改了時間和地點。這些事情他完全可以交代學生們來做,但他卻是親力親為。17日谷宇的博士后出站報告會,是由虎彬兄親自主持的,何星亮、曾少聰、張繼焦等出席。那天,虎彬兄面容憔悴,十分虛弱,但他精神很好,參加完報告會,還堅持留下來與大家一起晚餐,直到晚餐結束后在東來順餐廳門口與我們道別,看著我們離去。實在不愿意回想,那天的離別,竟成為今生今世與老兄的永訣!

人生無常,天不假年!60歲,正是人文社科學者學術生命力最旺盛的時刻。這兩天,虎彬兄的身影總是浮現在我的眼前,我也一直在想,假如再有一次生命的選擇,虎彬兄還會選擇他今生走過的道路嗎?虎彬兄不會回答我了,我也苦思不得答案。

            

                  2020315-16日 子夜

 

 

 

 

 

 

 

 

 

 

 

 

 

 


TAG: 師兄 尹虎彬

一笑堂 引用 刪除 寧銳   /   2020-04-12 04:55:49
人到六十正中年,痛哉虎彬歷里程短。生死路上無老少,健康第一記心間。青年學子壓力大,科學用功勇向前!
劉曉峰空間 引用 刪除 劉曉峰   /   2020-04-11 23:54:30
用心寫的文章。
劉曉峰空間 引用 刪除 劉曉峰   /   2020-04-11 23:52:56
5
沛縣孟令法——愛你一萬年,依然一個人! 引用 刪除 孟令法   /   2020-03-16 18:55:58
5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歷

« 2020-04-21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536180
  • 日志數: 233
  • 圖片數: 125
  • 文件數: 46
  • 書簽數: 10
  • 建立時間: 2008-09-12
  • 更新時間: 2020-03-16

RSS訂閱

Open Toolbar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