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儲糧,不打墻。廣交友,笑滿堂!

【民間傳說】八臂哪吒城----北京城來歷的傳說(珍藏版)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07-14 05:16:11 / 精華(1) / 置頂(1) / 個人分類:民間傳說

 

 

悠悠華夏史,燦爛國之魂。雕棟十龍繞,飛檐九獸蹲。鴻樓集瑞氣,碧水衛皇軒。門闊襟懷廣,天安舉世溫。(殷桂蘭《詠天安門》)新上日志《八臂哪吒城--北京城來歷的傳說一笑堂采編

 

北京內城是元朝至元四年(公元一二六七年)修建的。明朝洪武元年(公元一三六八年)把北面城墻拆掉,縮進五里,重建了北面城墻。永樂十七年(公元一四一九年)把原來的南面城墻拆掉,往南推展了一里多,重建了南面城墻,就成了現在北京內城的樣子。北京外城是明嘉靖三十二年(公元一五五三年)修建的。

人人都說北京城是個“八臂哪吒城”。人人都說只有八臂勇哪吒才能鎮服得了“苦海幽州”的孽龍。北京城究竟怎么樣修造的這一座“八臂哪吒城”呢?這在北京就傳說下來一個民間故事

八臂哪吒城

      --北京城的來歷的傳說

皇帝要修一座北京城啦,就派了工部大官去修建。工部大官慌啦,趕忙奏明了皇帝,說:“北京這塊地方,原來是個苦海幽州,那里的孽龍,十分厲害,臣子是降服不了的,請皇上另派軍師們去吧!”皇帝一想,這話也有道理,沒有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上能知神,下能知鬼的“能人”,是不能修建北京城的。當時,皇帝就問這些軍師們:“你們誰能去給我修建北京城呢?”好多軍師們,都是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的不敢答話,時間長了,實在不好不答話啦,大軍師劉伯溫說:“我,我去吧!”二軍師姚廣孝緊接著也說:“我也去!”皇帝老兒高興啦,準是知道這兩位軍師是能“降龍伏虎”的了不起的人,于是就派了他們去修建北京城。

劉伯溫姚廣孝到了北京這塊地方,打下了公館以后,就天天出去采看地形,琢磨怎么修建讓孽龍搗不了亂的北京城。大軍師劉伯溫是看不起姚廣孝的,二軍師姚廣孝是也看不起劉伯溫的,劉伯溫說:“姚二軍師,咱們分開了住吧,你住西,我住東城,各自想各自的主意,十天以后見面,然后坐在一起,脊背對脊背坐著,各人畫各人的城圖。畫好了再對照一下,看看兩個人的心思對不對頭。”姚廣孝明知道劉伯溫是要大顯才能,獨奪大功的,就冷笑了一聲說:“好吧,大軍師說得有理,就這么辦!”當下,兩個軍師就分開住啦。起初兩天,兩個人雖然沒住在一起,也沒出去采看地形,可是兩個人的耳朵里,都聽見一句話:“照著我畫,不就成了嗎!”聽這句話,象個孩子的聲音,清清楚楚地說個沒完,這是誰說話呢?怎么看不見人呢?照著你的“話”,你的“話”是什么“話”呢?

劉大軍師琢磨不透,姚二軍師也琢磨不透。到了第三天上,兩個軍師都各自出去采看地形去啦,劉大軍師走到哪里,他總看見有一個穿紅襖短褲子的小孩子,在他前面走,劉伯溫走得快,那小孩子也走得快,劉伯溫走得慢,那小孩子也走得慢,劉伯溫起初也沒覺出特別來,后來他也有些疑心啦,就故意停住腳步,咦!真奇怪!那小孩子也站住啦,劉伯溫琢磨不透這個小孩子是干什么的。另外,那姚二軍師呢?也是碰見了這么樣的一個小孩子,姚廣孝也琢磨不透這個小孩子是干什么的。劉伯溫、姚廣孝各自回到各人公館以后,耳朵里就又聽見了那句話:“照著我畫,不就成了嗎!”劉伯溫在東城想,姚廣孝在西城也這么想:難道這個紅襖短褲子的小孩,就是哪吒不成?不象啊!哪吒是八條膀臂呀!劉伯溫在東城想:明天再碰見這個小孩子,我要細細瞧瞧他。姚廣孝在西城也想:明天再碰見這個小孩子,我要細細瞧瞧他。

一夜過去了,是兩個人約會的第四天啦,劉伯溫吃完了早飯,帶了一個隨從出去遛達去了,他為什么今天要帶隨從呢?為的是:叫隨從也幫助他看看是不是哪吒。在西城住的姚廣孝,也是這個心思,也帶了一個隨從出去找哪吒。兩個軍師,雖然一個住在東城,一個住在西城,可是心思都是一樣,聽見的話都是一樣,碰見的孩子都是一樣,今天他們又都碰見那紅襖短褲子的小孩子啦。劉伯溫、姚廣孝今天碰見的小孩子,還穿的是紅襖,還穿的是短褲子,只是紅襖不是昨天那件紅襖了,這件紅襖很象一件荷葉邊的披肩,肩膀兩邊有浮鑲著的軟綢子邊,風一吹真象是有幾條膀臂似的。劉伯溫看了,心里一動:這不是八臂哪吒嗎?趕緊往前就追,他想揪住這個小孩子,細細瞧瞧,沒想到劉伯溫追得快,那小孩子跑得更快,只聽見一句:“照著我畫,不就成了嗎!”那小孩子就跑得沒影沒蹤啦,再也瞧不見啦。劉伯溫的隨從,看見軍師爺在大道上飛快地跑起來,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在后面直喊:“軍師爺!軍師爺!您跑什么呀?”劉伯溫聽見了喊聲,就停住了腳步,問他的隨從:“你看見一個穿紅襖短褲子的小孩了嗎?”“沒有啊!咱們走了這么半天,不就是我跟軍師爺嗎!一個人也沒瞧見呀!”劉伯溫心里明白:這一定是八臂哪吒啦。那姚廣孝呢?姚廣孝也碰見了這么一個小孩子,也追那個小孩子來著,也聽見了那么句話,他的隨從也沒看見有什么人,他也明白了這一定是八臂哪吒啦。

劉伯溫想:照著我畫,畫一定是畫圖的畫字,不是說話的話字,八臂哪吒要我照他的樣子畫城圖,那一定是能降服得住苦海幽州的孽龍啦,好!我看你姚廣孝怎么辦?我看你姚廣孝畫不出城圖來,怎么配當軍師爺!那在西城住的姚廣孝,也是這么想來著:看你這個大軍師,“大”字得搬搬家!在第九天上,劉伯溫就通知了姚廣孝:明天正午,在兩城的中間,脊背對脊背畫城圖,請姚二軍師準時到場。姚廣孝答應啦。

第十天正午啦,在城中一個大空場上,擺下兩張桌子,兩把椅子,椅子背對椅子背,劉伯溫來啦,姚廣孝也來啦,劉伯溫說:“二軍師朝哪面坐呢?”姚廣孝說:“大軍師住在東城,就朝東坐,小弟朝西坐。”兩個人落了座,有隨從給擺好了紙、筆、墨、硯,兩位軍師拿起筆來,唰、唰、唰地一畫,太陽剛往西轉,兩個人的城圖就都畫完啦。姚廣孝拿起大軍師畫的城圖來著,劉伯溫拿起二軍師畫的城圖來看,倆人都哈哈大笑起來,原來兩張城圖都是一樣,都是“八臂哪吒城”。

姚廣孝請大軍師給講講怎么叫八臂哪吒城?劉伯溫說:“這正南中間的一座門,叫正陽門,是哪吒的腦袋,腦袋嘛,就應該有耳朵,他的甕城東西開門,就是哪吒的耳朵;正陽門里的兩眼井,就是哪吒的眼睛;正陽門東邊的崇文門東便門、東面城門的朝陽門東直門,是哪吒這半邊身子的四臂;正陽門西邊的宣武門西便門、西面城門的阜成門、西直門,是哪吒那半邊身子的四臂:北面城門的安定門德勝門,是哪吒的兩只腳。”姚廣孝點了點頭說:“嘔,是了。這個哪吒沒有五臟,空有八臂行嗎?”劉伯溫紅了臉,說:“哪里有沒五臟的哪吒呀!死哪吒鎮服得了孽龍嗎?”說著,急急地一指城圖:“老弟你看,那城里四方形兒的是‘皇城’,皇城是哪吒的五臟,皇城的正門——天安門是五臟口,從五臟口到正陽門哪吒腦袋,中間這條長長的平道,是哪吒的食道。”姚廣孝笑啦,慢條斯理地說:“大軍師別著急呀,我知道您畫得挺細致,那五臟兩邊的兩條南北的大道,是哪吒的大肋骨,大肋骨上長著的小肋骨,就是那些小胡同啦,是不是?大軍師畫得挺細致!”劉伯溫叫姚廣孝逗的急不得、惱不得的,反正“八臂哪吒城”的“北京城圖”,是畫出來啦,大軍師劉伯溫沒奪了頭功,二軍師姚廣孝也沒奪了頭功,劉伯溫還不怎么在意,姚廣孝是越想越難過,就出家當了和尚,專等看劉伯溫怎么修造北京啦。

 


1

1

2

2

3

3

4

4

5

5

6

6

7

7

8

8

9

9

10

10

11

11

12

12

13

13

14

14

15

15

TAG: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歷

« 2020-07-27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2551281
  • 日志數: 2013
  • 圖片數: 60
  • 文件數: 164
  • 書簽數: 9054
  • 建立時間: 2009-10-24
  • 更新時間: 2020-07-26

RSS訂閱

Open Toolbar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